【观察】塞翁失马?卡塞米罗离队加速皇马换血

 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Yuē翰Zhāng

  卡塞米罗离开皇马,获誉无数的克罗斯-卡塞米罗-莫德里奇中场三人组就此拆伙。“典礼中场”多年来为皇Mǎ建功立业,尽管经历过一些低谷,却坚Chí得比很多经典中场组合都要久。其实大部分球迷都预料到典Lǐ中场的时光即将告终,无非Zhè次是一种以众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突然画上了休止符。这里我们LáiFèn析一下典礼中场的构成,经历过的Biàn化和此次解体后的影响。

  1661055336170.jpg

  典礼中场最初组成是在2015-16赛季,贝尼特斯在任时就曾排出过这Gè组合,但是他对克罗斯的使用更多是作为一名工兵,导致皇马Suī然在后腰位Zhì的防守问题有所改善,但大部分比赛无法表现出足够的控场能力,很多时候都是依赖前场球员的个Rén能Lì互爆。这种节奏下莫德Lǐ奇和克罗斯是很难发挥好的,齐Dá内上任后开始用伊斯科取代卡塞米罗,意图强化中场的控球能力,Dàn后腰位置的防守问题再次暴露。于是卡Sè米罗正式锁定首Fā,成为球队不可Huò缺的屏障。

  巅峰时期的典礼Zhōng场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三人都有足够的控球摆脱和出球能力,让对方的逼抢很难奏Xiào。莫德里奇更多负责抗逼抢和推进,克罗Sī主要负责Kòng制节Zòu分球,卡塞米罗除了后腰扫荡职责外,有必要也能插上抢点。加上身后拉莫斯也具备长传能力,马塞洛更Shì具有边后卫Zhōng少有的后场推进Néng力,皇马的中Hòu场在巅Fēng时期基本不惧怕任何逼抢,进攻的传递也是Xíng云流水,既能快攻发挥前场BBC的优势,也能压下节奏控球调动。

  要说缺陷就Shì这个中Chǎng以组织为Zhǔ,后排插上参Yǔ得分的能力一般,Yīn而这个控制型中场和前场BBC的杀伤性是相辅相成的。后期因为贝尔的伤病等原因,齐达内经常Biàn阵为442或4312,加入Yī斯科后皇马中场的控球能力更为强大,不过伊Sī科不具备很好的边路覆盖和抢点能力,这时候就需Yào卡塞米罗频繁插上参与进攻,这对边后卫的消耗也会明显增加,Yīnér无Fǎ作为常Guī阵型。Zhāi达内一般都是先排出4中场消耗对手,下半场在使出后手提速,这Yī招帮助皇马完成了欧冠三连伟业。

  辉煌过后,除了C罗出Zǒu和贝尔沉沦,典礼中场自身也因为年龄关系,莫德里奇和克罗斯的覆盖对抗能力不断下降,导致球队无法Xiàng以前Yī样在任何位置都能有足够的出球接应点,同时马塞洛的断崖下滑也进一Bù削弱了皇马的后场出球推进能力,幸好Kù尔图瓦的出球要明显好于纳瓦斯。然而这个阶段卡塞米罗Jīng常成为对方的逼抢重点,来遏制皇马的后Chǎng传递。2019-20赛季欧冠被曼城淘汰,就Hé卡塞米罗被针对有很Dà关系。2020-21Sài季输给Qiè尔西,也是因为中场覆盖对抗差太多了。皇马这个时期,最怕就是中前场具有极强运动Néng力和一定技术功底的对手,包括2021-22ōu冠淘汰赛第一场,典Lǐ中场也是被大巴黎以类似的方式压制。

  maxresdefault (1).jpg

  还好一些年轻球员起到了很好的补充作用,让典礼中场得以继Xù延续。巴尔韦德逐渐被重用,因为他能提供更多的覆盖对抗。同样,维尼修斯除了能提供突破推进之外,还能够积极回防和第一时间上抢。阿扎尔的失败除了个人能力下滑,也和他这种需要持球大范围活动、得分能力又一般的突击手,和典礼中场不兼容有关,特别是球权冲突。在引进阿拉巴取代伤病缠身的拉莫斯之Hòu,皇马后场的Chū球能力再次得到了保证。加上巴尔韦德、Wéi尼Xiū斯和卡马温加等年Qīng球员弥补了球队的运动能力缺陷,在5个换人名额规则下最Dà程度Bāng助典礼中场扬长避短,让皇马得以Zài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再次夺得欧冠。

  虽然上赛季斩下双冠,但皇马换血的意Tú也是Míng显的,先后买入卡马温加和Chǔ阿梅尼都是为了未来做准备。卡塞米罗选择接受Màn联的邀请也能理解,毕Jìng以他30岁的年龄很难再有机会获得一份5NiánDe大合同,而且他在皇马也已经收获了足够多的冠军。长期而言,皇马是加快了换血,只是短期Nèi,楚阿梅尼在经验、技术和契Hé度上还Wú法取代Qiǎ塞米罗,特别作为单后腰Huán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可以预计,短期内皇马必然会在中场的Huàn代中经历一些阵痛,这个时间会多长取决于楚阿梅尼De成长。现在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,还是在于皇马的整体阵容结构,特别是本Zé马的替补和右边卫迟迟不补强有关。典礼中场的提前Xiè体,对Huáng马来说只是Tí前进入了换血节奏,并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。但有一些位置的确需要补充,而不适合过分托大,特Biè本泽马等核心球员年事Yǐ高,赛程又密集。皇马从来Bù是一个能轻易接受短期失败的俱乐部,如果卡塞米罗的离去能让皇马在其他位Zhì获得补充,或许是塞翁失Mǎ。典Lǐ中场的伟大毋庸置疑,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着眼于当下和未来。